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男女靠比视频)宝贝我想吃你的鲍鱼

2021-10-21 07:39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像面团儿一样,楚无言微微动了动,楚云墨连忙收回了手指,把被子给两个小孩盖好,他转身出了房间。 “小猫。”楚云墨回了前厅,已经过了吃饭的时辰,只有两三个客人在喝着茶,...

    像面团儿一样,楚无言微微动了动,楚云墨连忙收回了手指,把被子给两个小孩盖好,他转身出了房间。
    “小猫。”楚云墨回了前厅,已经过了吃饭的时辰,只有两三个客人在喝着茶,楚云墨坐到被屏风挡隔的一角,挥了挥手。
    林小猫立刻捧着几个小菜走过来,林小兔在后面拿着一碗白米饭紧跟在后面。
    “公子,吃吧,这是特别做的,你喜欢的清淡一些的小菜。”林小猫巴巴的把菜放下,眼睛紧盯着楚云墨。
    “发什么呆?坐下一起吃吧。”
    “好!”林小猫挥了挥手,林小兔把手里的米饭放下连忙去厨房再盛出了两碗米饭,又拿了两副筷子过来,眼睛兴奋的闪闪发亮。
    “公子,我们好久没一起吃了。”林小兔激动的热泪汪汪的。
    “最近飞凤城发生了这么多事,快活居的生意有没有受影响?”楚云墨转过头扫了一眼,看不出这里和平时有什么区别。
    “怎么可能没影响。不过,再有影响也没什么关系,人总是要吃饭的。”
    林小猫的回答让楚云墨微微一愣,他有些惊讶的抬头仔细看,林小猫像猫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少了几分天真,多了几分成熟。
    “怎么了公子?”林小猫被楚云墨看得脸颊一红,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拨了口米饭。
    “没什么。”是什么事让这只猫长大了?楚云墨低头思索着,不过,现在这件事显然没有另一件事来得迫在眉睫。
    “小猫,你最近准备一下,快活居,我打算关掉了。”楚云墨思索了半天,突然说出这句话。
    “什么?为什么公子?”林小猫有些不解。
    “就是啊,没了快活居,我们怎么办?无家可归了!”林小兔眼睛又开始红了。
    “现在,飞羽城马上会有一场战事。关于不关,其实差不了太多。”楚云墨低低的叹了口气。“而且,这里,也许不是我们的家。”
    楚云墨的眼睛慢慢的扫过周围,这里的一桌一椅,都曾是他们选择的,关掉,其实他也很心痛。
    “如果你们舍不得,那就暂时先关上,等战事结束,我们再开。”毕竟,他之后不可能在快活居里,只留下林小猫或是林小兔他们在这边,他怎么放得下心?
    “公子,不是说只是有点内乱,很快就会解决吗?”林小猫曾经听过一次。只是很模糊他也没机会细问。
    “这种事谁也不好说。”这种事情,在前世,不管是历史还是电视小说中,他都没少见。
    想也知道,这种事情,最后只能是血流成河的地步。而且,从凤君毅与尹东阁的布局来看,凤君毅根本就是……一个不留。
    每想到这件事情,楚云墨就觉得心寒,他知道,自古皇家无父子,凤君毅如果不下手,恐怕败的那天只会更惨,可是,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凤君毅也似乎知道似的,居然放他回府里,让他把快活居处理了。
    楚云墨微微皱着眉头,事实上,把孩子和小猫他们放到侯府中,他还是一样的不放心。凤君毅的意思,很显然,是让他进宫。
    楚云墨眉心微锁,放下了筷子,碗里的饭,他只动了几口,门口突然进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一脸的激动。
    “公子!”
    听到了耳熟的声音,楚云墨抬起头,接着,就愣住了。
    “武兴!你怎么会来!”林小猫一脸的开心站起来直扑过去,一把就抱住了眼前穿着一身黑色箭袖的男人。
    “笨猫,你胖了不少啊。”武兴的眼睛紧紧盯着楚云墨,眼睛扫了眼林小猫。上前一步,屈身行礼。
    楚云墨没有阻拦,他知道,这是暗卫在表示忠诚的一种方式,也是武兴在表达着他的思念吧?楚云墨站起来弯腰扶住了武兴,心里也很激动。
    不过,他的手在扶住武兴时就被个深褐色的手掌挡住,接着紧搂住了武兴的腰,后退了半步。
    萧炙寒的眼神带着警戒,冷冷的盯了眼楚云墨的手,却被武兴直接顺手一拐狠狠的顶到了脆弱的肋间。萧炙寒神色自若的松开了对武兴的钳制,只有微抽了一下的唇角让他泄露出了他的痛。
    “你怎么回来了?”楚云墨有些奇怪。
    “因为……”武兴的话稍停顿了一下,四处扫了一眼。“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楚云墨点点头,让林小猫他们呆在前厅,他和武兴两个人回了后院儿。
    再次和武兴面对面的坐在桌前,楚云墨的心里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一开始,是五皇子和威韵侯世子凤威天去了萧国,听说凤国要借粮,我觉得事有蹊跷。要知道,我们凤国与他国不一样,别的不敢说,粮库绝对是六国之首,又怎么会连一年的天灾都挺不过去?更不要说……”
    武兴思考了一下,有些犹豫。
    “我看到了六公子随着小世子,单独去见了萧王陛下,也不知道听他们说了什么。可是过后,八王爷却来找我,每次都是有话要说的模样,可是每次又一句话也没说的离开。我觉得,这中间定是有什么隐情,就让萧炙寒帮我去查探。”
    “然后呢?查探的结果,是什么?”楚云墨的脑子迅速的想了半天,也就是凤允天借了兵,亦或是怎么样?
    “结果,凤允天,凤国的五皇子,被小世子凤威天抓到了确实的证据想要起兵谋反,被当场格杀,而小世子凤威天,担心凤国形势严峻,特借了萧国三十万精兵回护凤国。”
    武兴的话,让楚云墨的心一凉。
    三十万精兵?而且,凤允天居然已经被杀了?他知道凤威天有野心,可是他不知道对方居然已经胆大包天。私杀皇子?即使凤允天已经被凤君毅定下了罪,也绝没有任着区区一个侯爷世子施刑的道理。
    “所以,你是说,萧国已经和凤威天达下了某种协议,所以才会借兵三十万?”楚云墨的脑子迅速的分析着这个可能性,并且,得到了这个可能性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结论。
    政治上来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是,他与萧驭寒……
    “公子,你知道的,不管怎么样,萧炙寒,他毕竟是萧国的人,有些事情,他也会隐瞒着,所以我猜,形式一定比现在我们知道的还要严重,谁也不知道,到底这中间还有些什么事

Tags: 农村乱论小说  破处小视频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241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