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男女两人做很污的事情文章)公交车上的爱

2021-10-21 07:07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光流转,转眼已是夕阳漫天。 站在廊下看着远处似火烧般翻滚的云霞,百无聊赖的盛夏端着新沏好的茶水细细回忆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当初想要去找苏清...

    光流转,转眼已是夕阳漫天。
    站在廊下看着远处似火烧般翻滚的云霞,百无聊赖的盛夏端着新沏好的茶水细细回忆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当初想要去找苏清让究竟是为了什么。
    似乎,是想问问他那天的唐婉凝为什么那般反常且疯狂吧。
    自己,还真是善忘啊……
    对自己的记性无语万分,盛夏回屋瞧了瞧那滴水铜壶算了下时间,便收拾了收拾自己松下来披散着的长发,掉转脚步离开了盛将军府的大门
    她隐约记得,一起吃午饭的时候苏清让曾经提过,傍晚的时候他要给户部的一个同僚送件东西,而那个同僚似乎就住在离盛将军府并不算太远的四平街上,自己这个时辰出门溜达过去,兴许还能同他遇到。
    于是一路闲逛着向四平街走去,盛夏瞧着京城市坊里那依旧热闹的样子,不由得感叹了几句京城的繁花似锦。
    若是什么时候,北疆那边的城镇也能如同京城这般热闹发达就好了,那样的话,边疆的百姓应该也就不用再遭受无穷无尽的战乱之苦了,而为了边疆百姓征战一辈子的父亲,也就能够放心的歇一歇了。
    在心里胡思乱想着,盛夏走到街巷的拐角处无意间抬头,一个清俊而熟悉的身影便毫无预兆的闯入眼帘,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脸庞,那身影便已经钻入一辆马车之中消失不见。
    几乎是无意识地看了一眼那马车上的花纹标记,她方才发现,那马车竟不是安王府所有,可那藏蓝色绣锦的轿帘,四角缀着的鎏金圆珠,还有那打磨的油光水滑的乌金木车辕,都明明白白地彰显着马车主人的身份不凡。
    大概,又是京城里的哪家权贵重臣吧。又或者,压根儿就是个王爷侯爵,毕竟,先皇的儿子也不止大家耳熟能详、明光闪闪的几个。
    站在原地愣愣地想着,盛夏连那马车从身边不远处擦肩而过时,那掀开的轿帘内向自己望过来的征询目光都不曾觉察。
    “你一个人站在这里,我可以理解为是你专程在等我吗?”
    和煦的嗓音自身后响起,盛夏回神儿转头,果然看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那个人的含笑脸庞。
    “你的理解没错,我还真是跑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你的。”唇边带笑,盛夏出声说道。
    “那你运气还不错。”苏清让唇角上扬。
    “嗯,是挺不错的,”起了玩笑心思的盛夏,脸上的笑里带了几分意味深长,然后便是眼明手快地伸手拦住觉察不对就要后撤的苏清让,“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情想要八卦一下的。”
    “找我听八卦?”被拦了去路的苏清让越发觉得事有蹊跷,看向盛夏的目光里也配合着带了几分警惕,“你瞧着我像是一个喜欢听人是非的人么?”
    “苏侍郎为人月朗风清,自然不是那种喜欢在背后议论旁人是非的人,”皮笑肉不笑,盛夏的夸赞丝毫没有走心,“但我也知道,苏侍郎向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京城之事了如指掌,所以,我这也算是虚心求教。”
    秋水明眸诚恳万分地看着苏清让,盛夏说完这番话竟是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鼓起了掌看来,自己近日学习穆峄城的厚脸皮又颇见了几分成效,就是不知道他知晓之后,会不会为自己的进步倍感欣慰。
    “你……说吧。”盛夏的反常令苏清让忍不住地向后退了两步,只是唇边那强忍着的笑意已是快要掩藏不住。
    “我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唐宰相家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见到苏清让开口,盛夏便原原本本地将前些日子在大街上发生的事情尽数告诉了他,末了,还不忘抱怨着嘟囔一句,“这个人,真是奇怪得很。”
    然而却没想到迎接她的是苏清让的沉默。
    抬眸瞧着苏清让那难得沉默且斟酌的面色,盛夏的心底里不由得响起“咯噔”一声,然后便再没了方才那玩笑的心思。
    “大概,是同安王言涵近来忽然对她十分冷淡有关。”沉默片刻,苏清让终究是说了实话,“我听到消息的时间,差不多是你找我去枫叶村调查案子前两天的事情。”
    那天应该也是个傍晚。
    许久不曾与言涵见面的唐婉凝精心打扮一番,便带着自己贴身的小丫鬟来到了安王府的门前,想要如往常一般进到王府里面去等着言涵归来,好给他一个惊喜。
    然而她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吃了个闭门羹。
    无论她如何表露自己唐宰相府三小姐的身份,安王府守门的小厮侍卫就是咬死了没有令牌便不许踏入王府半步。
    几番争执不下,唐婉凝方才悲哀的发现,这么久以来,自己竟然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安王府的一枚令牌,哪怕,只是最低级别的出入王府的令牌。
    可向来趾高气扬的她又怎么肯善罢甘休?尤其是自从她与言涵不日将要完婚的消息传遍整个京城之后,她在心里便早就以安王妃的身份自居。
    眼下被安王府的下人拦在了门外,她又哪里肯乖乖的打道回府?
    于是便同那守门的下人吵闹了起来,唐婉凝贴身的小丫鬟也打着安王妃的名头,同他们嚷嚷了起来,岂料以身份压人的这一招非但没有奏效,反倒是被乘车路过的上官云霓听了个完全。
    可偏偏这上官云霓素来瞧不惯唐婉凝那凡事要高人一等的嚣张气焰,便当场喊车夫停下了马车,冲着彼时已经与那守门侍卫吵闹的丝毫没有风度的唐婉凝冷嘲热讽了一番,而后,便更是毫无隐瞒的将看到的事情宣扬了出去。
    于是一时之间,京城里的名门贵胄差不多都知道唐婉凝以安王妃的身份压人不成,反而吃了闭门羹的事情,虽然大家明面上碍着唐宰相的身份面子不敢多说什么,然而背后的议论纷纷却是少不了的。
    毕竟,唐婉凝并没有真正被言涵八抬大轿的娶进安王府去,而仅仅只是有了婚约,还算不得是真正的安王妃。
    况且京城的礼教甚是严谨斯文,有了婚约的少男少女在婚前都要避讳着尽量少见面,又哪里有唐婉凝这般主动找上门去却吃了闭门羹,然后还要祭出“安王妃”的名头压人的?
    这也得亏她是唐宰相最宠爱的小女儿旁人才不敢当面多说什么,否则的话,怕是京城里每人一句嘲笑的吐沫星子,都要将她淹死了。
    “所以

Tags: 岳婿合体  你里面好热  厂里污小说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241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