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爱爱好爽好大好紧)他强行开了我的包

2021-10-21 07:03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便走了。 他回来告知凌九重,觉得并不是人为,倒像是十多年前,水麒麟作乱。 一时间人心惶惶,凌九重定了日子,要去安抚神兽,众人才松一口气。 然而黎素却暗地里捏了一把汗...

    ,便走了。
    他回来告知凌九重,觉得并不是人为,倒像是十多年前,水麒麟作乱。
    一时间人心惶惶,凌九重定了日子,要去安抚神兽,众人才松一口气。
    然而黎素却暗地里捏了一把汗。他随众人去了赤水边,看到当日他往峰顶解救阿东时,那两个用言语侮辱他的人,他们死相最可怖,面部残缺,死无全尸,黎素当场便几欲作呕。
    他回来胆战心惊了许久,不知阿东如今怎样了。
    正在这时,凌九重却召他入殿。
    黎素不知所措,他怕阿东有闪失,更怕凌九重要追查。
    进了大殿,凌九重却并未提这件事,只问他:
    “本宫近来让你办了三件事,你可都完成了?”
    黎素立刻跪下,道:
    “没有。”
    凌九重沉声道:
    “你倒老实,那便说说,是哪三件?”
    “第一,代表望川宫参加武林大会;第二,拿回白公子的骨灰;第三,刺杀小和尚。”
    凌九重又问:
    “这三件事,你办得如何?”
    黎素低头道:
    “属下无能,只办成了一件。”
    凌九重冷笑道:
    “一件?”
    黎素心中一惊,以为他那唯一成功,可以将功赎罪的案子出了甚么差池,然而凌九重并未继续说下去,只道:“你接二连三失手,这回宋颜出手,那和尚便立刻魂飞魄丧。你也该对望川宫有个交代,否则以后还有谁敢服你?”
    黎素知道凌九重这番话说的不错,上位者应当赏罚分明,他是个男人,早就该担起责任,免得阿北他们跟着遭殃。
    “黎素任凭宫主责罚。”
    凌九重“嗯”了一声,淡淡道:
    “你暂时降去左使职位,改为左副使,宋颜立了大功,由上者升为右使。另外,你去地牢领五十鞭,思过崖思过三天三夜,以儆效尤。”
    黎素深知这处罚并不算重,看来凌九重这几日心情不错,更庆幸他没有问起阿东的去向,也没有提到赤水神兽的事。他深深松一口气,领了罚,叩头退下了。
    秋意浓,寒蝉凄切,有人独自坐在崖边,小酌一杯,日头如今越来越短,阳光只在那一两个时辰里最热烈,让人感觉还有一点活着的意思。
    太阳正照在他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眼前忽然出现一双鞋,几乎不染尘埃,莲花生抬头,面无表情道:“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
    莲花生忍不住大笑,躺下来,远远地倒酒,水连成一道线,全灌进口中,呛了好几声,才道:“你的功夫不错。”
    那人认真道:
    “我没有功夫。”
    莲花生了然道:
    “难怪,你一路走来,本座却没有发觉。我刚才想,你一定是个顶尖高手,十招以内能取人首级的高手。”
    那人笑道:
    “我从不取别人的首级。”
    风簌簌地刮着,两个人的话随着风飘出很远,莲花生将目光落到眼前这人的身上,他是个普通至极的男人,不过身体颀长,长相却非常一般,眼睛小,鼻梁塌,皮肤黝黑,穿了一件粗布衣裳,袖口处还打了个补丁,不过十分干净整洁。
    莲花生道:
    “你既没有功夫,那便是来送死的?”
    那人却摇头:
    “我还不想死。”
    莲花生转过脸去看了他半晌,才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此地?”
    “第七天,你应该在。”
    远处的芙蓉林中,木芙蓉迎风怒放,摇曳生姿,清淡的花香也一路飘过来,那人捡了地上的一片花瓣道:“我只想跟莲花生教主做个交易。”
    莲花生好笑道:
    “虎落平阳,如今甚么人都要找本座交易了么?”
    “教主放心,这件事,你一定乐见其成。”
    莲花生半信半疑:
    “说说看。”
    那人淡淡一笑,道:
    “你助我一臂之力,我为你铲除望川宫。”
    莲花生听了半晌,觉得意兴阑珊,不过最终他还是答应下来。
    “已经鲜少有人对本座说过这等豪言壮语,尤其是一个手无寸铁武功全无之人。雄心壮志,有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莲花生又仰头喝了一大口酒,那人只是微笑,并不说话。
    秋风无情,卷起一片片枯黄落叶,也将莲花生的满头银丝卷起,它们飘飘荡荡,打着旋儿飞舞,最后垂落腰际,如天寒地冻时飘洒万里的雪那般,白的刺眼。
    第103章
    黎素近来恹恹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特别嗜睡,刚吃完午膳,休息片刻,坐在窗下看书,看了一会儿,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在他身上,他便撑不住了。书上的字变得模糊不清,黎素的上下眼皮打斗许久,终于累了一般,他渐渐阖上了眼。
    阿南悄悄地过来,要将他手肘下的书拿走,不想却惊动了黎素,他身子轻轻一弹,继而抬了头,睁开眼道:“我这是睡了多久?”
    “主人才闭上眼,是阿南把您碰醒了,您去床上躺着。”
    黎素道: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阿南安慰道:
    “或许是上回宫主处罚得太重,五十鞭,也忒多了些,又在思过崖不吃不喝三天,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的。”
    黎素那回从思过崖回来,整个人就跟死过一回似的,皮开肉绽,面无血色,回来后不知生了什么怪病,腹痛如绞,请了大夫来看,也看不出个究竟,只说大概是那几日饿的,不能立刻进食,要循序渐进。
    整整折腾了七个日夜,黎素小腹才不痛了,他又按大夫说的,慢慢调养身子,渐渐由流食进到补食,过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
    “五年前我与崆峒派掌门在五岳嵩山一较高下,连战三日,身上大小伤口无数,内力几乎耗尽,只差一口气便死了,最后险胜。其中曲折,与那五十鞭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候我也只回望川宫调养两三日便好了。”黎素提到往事,不由叹息,他心中有个猜想,但是他不忍说出口,美人迟暮,英雄末路,都是太残忍的事。他从铜镜里看不出自己的变化,不过身体上,他确实大不如前了,而立之年将至,又如何跟年轻气盛之时相比呢。
    “主人不要多想,如今日头短了,天寒地冻,冬困也是正常的。”说着,便扶了黎素去床上躺着。

Tags: 神马888影院  久久国  超级激烈床震  被窝里的福利  咪咪官网  色少林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241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