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女配她天生好命)古滇王国

2021-10-21 07:00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竟让自己押对了,步惊云注定要上侠王府的,不是为了孔慈也是因为自己,这样龙袖、凤舞的戏份才算全了。揉了揉脸,猛地又想起一事,忙问道:“呃,你用水冲过它没?” 步惊云一...

    竟让自己押对了,步惊云注定要上侠王府的,不是为了孔慈也是因为自己,这样龙袖、凤舞的戏份才算全了。揉了揉脸,猛地又想起一事,忙问道:“呃,你用水冲过它没?”
    步惊云一愣,诚实地摇了摇头。
    秦霜立刻冲旁边“呸呸”了几声,在电影里步惊云是一拿到冰魄就喂给了孔慈,不过孔慈那时已经死去,倒也不计较卫生问题了,没想到轮到自己了还是这样的剧情,不由得苦笑道:“从死人嘴里拿出来的东西你就直接塞给我,以后和我一起吃饭你不膈应么?”
    话音刚落,就被步惊云托起了下巴,吻了过来。
    唇(咩)齿相缠了好一会才分开,又被揽在了怀里。“你活过来就好。”
    秦霜也回抱了他。
    冰魄管不管用,他也是猜的,之后便失去了意识。这段时间都是步惊云在奔波,在担忧。他虽然不说,自己也知道,在等待自己醒来的这段时间,他心里会有多么煎熬。
    二人相拥着,秦霜又问了几句,这才知道,原来据他昏迷已经过了八天,步惊云是拿冰给他降温,然后日夜无休地赶到江城才稳住的。否则以他的烧,再过几天,人就要虚脱而死了。
    现在二人所在的地方是江城郊外一间废弃的民居,底下坐的是光秃秃的床板,落满了灰,床头挂了好几张蜘蛛网。抖耳朵站在床边,却是闭着眼睛在睡觉。连二人说话都吵不醒它,显然是累得狠了。
    秦霜欣慰道:“我的病症虽然无法根治,不过眼下有了冰魄,至少没有了性命之忧。我得把它收好了,以后发作了就取出来含一含。”说着就要把冰魄塞怀里,然而一拿起来就觉得奇寒难忍,又“咚”的一声落在床板上了。
    那边步惊云一言不发,突然站起在房间里翻了翻,摸出一个百姓用来装酒的竹筒,拿来将冰魄丢在里面。摸了摸,果然没有那么冰了,就系在了自己的皮裤上
    秦霜见他动作笨拙,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上面绑了布条,布条上还有血迹,紧张道:“你被谁伤了?”
    步惊云淡淡道:“九天箭。”说着就要把手缩回去。
    秦霜忙牢牢地揪住了,迅速地解了布条。
    一看到伤口便怔住了,虽然已经经过了处理,但血肉模糊中露出了四周断骨的边缘,一个大洞,可以透过去看到对面……他曾向文丑丑学过医,心里明白,这只手掌是就此废了……
    顿时鼻子里一股酸气冲上来,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只得默默无言地将布条重新绑了回去。
    正在这时,突然看到步惊云目光一凛,闪身到了窗边察看。
    秦霜也看到了,是一个白影,以极快的速度掠了过去。“来者何人?”他厉声喝道,一边翻身下床,左手攥了条凳子腿。
    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激动地唤了声“霜师兄”,一个人影鬼魅般从天而降,快得还没来得及看清脸,就被他抱住了。
    “呃……是风师弟?”秦霜摸摸贴在脸颊上的丝滑冰凉的东西,果真是乌黑柔顺的长发,“你,你怎么到这来了?”
    一见面就被这样抱住太奇怪了,更何况步惊云还在一边,以前不知道还当是师兄弟的情谊,现在听聂风亲口说过喜欢,过于亲近就有些别扭了。谁知挣了挣却被抱得更紧,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一般:“我傍晚才到城里,就听说云师兄去侠王府抢了千年冰魄……我还以为……是你出事了……”
    秦霜这么一听,倒狠不下心推开他了。聂风是听说自己和步惊云在一起,身体不好又没有药吃这才肯帮雄霸出来找寻自己的,再听到侠王府用于保存侠王尸体的冰魄被步惊云拿了,自然就会联想到不好的方面。若论担心受怕,这段日子以来,他所承受的并不比步惊云少。
    推他的手绕到他背后,反而安抚似的拍了拍:“放心,霜师兄好好的。雄霸告诉你的话半真半假,你不要被他骗了。”
    聂风放开了秦霜,奇怪地问道:“霜师兄怎么知道……他与我说过什么?”
    秦霜一愣:“呃……这个稍后再说……话说你出来找我,可带了神风堂的人?”
    聂风眼中更为困惑,但还是点点头,先诚实地回答道:“出门的时候是带了,但现在只有我一人了。以他们的速度,应该都还在一百里开外吧……”
    秦霜想到他那个“失踪之神”的绰号,忍不住“噗”了一声,笑道:“这样反而好,不用再花心思摆脱他们了。风师弟,我想说,你不要再回天下会了,从今往后,便跟我们一起。因为……”
    还没解释,就听聂风想都不想,干干脆脆地应了声“好”,微笑着望过来,一双眼睛清澈而明亮。
    秦霜倒不敢与他对视了,转头去看步惊云,只见他一言不发,好像根本没在听自己二人说什么,低头只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掌。便忙过去把他也拉了过来。
    他让风云二人都坐到床上,自己也挨着步惊云坐了,盘着腿正色道:“我得到的信息和你们二人有莫大的关系,而且极其重要,幸好现在有机会能全部让你们知道。”说着便将雄霸打开泥菩萨留下的宝盒、里面装的后半段批命内容以及那之后对付他们二人的举动、计划等一一和盘托出。
    风云二人听着,都是神色凝重,若有所思。步惊云淡淡道:“难怪在无双城,便有人要杀我。”
    秦霜道:“宝盒被打开说来都是我的失误。”深吸了口气,“幸好,我没有害死你。”
    聂风问道:“那霜师兄是如何知道这个秘密的?”
    秦霜道:“我……从小慈被找回开始,便被囚禁在了天下会……这些事情都是我在那段时期看到的,听到的,自己想到的。所以我才会知道雄霸让你出来找我的事,他想要借你搜寻出步惊云……也是在那段时候,我想起了自己的身世。”于是便将雄霸当年灭门、强娶秦雪、留文丑丑为奴、喂自己失忆的药都说了,只是隐去了自己在天下第一楼的经历和听到聂风告白的事。
    然而他所受的屈辱步惊云却是知道的,听到“囚禁”两个字便握紧了拳头,手背上的布条又被鲜血晕开了一圈。
    秦霜忙去握住,给他掰平了,继续道:“我与他的仇绝不会比你们二人少。从今天起,他便是我们三人共同的敌人了,我们要同仇敌忾才好,尤其是你们两个人,更要齐心合力。”
    聂风看了眼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垂下眼来,温柔道:“我听霜师兄的。”
    想了想,又体贴问道:“那霜师兄的身体……现在还好么?”
    秦霜叹了口气道:“我确实有一样不治之症来着……”说着又细细地症状的反复和救治的困难解释了一遍。
    聂风睁大了眼睛道:“要纯净的冰寒之力才能压制的话,岂不是以后再发作,我就是再用冰心诀也帮不上了?”
    秦霜道:“只要体内还有其他内力便算是混杂的了。不过现在不是问题了,不是有千年冰魄护身了嘛。另外,其实这个病症,除了我天生就有的一部分,大部分却是在无双城的地下掉落断桥后造成的。”
    这件事聂风一直挂心,见秦霜自己提到,便竖起了耳朵。听到说到火麒麟的时候,不禁皱了眉,问道:“就是咬死了我阿爹的那只全身冒火的怪物?”
    秦霜犹豫着“嗯”了一声,道:“但其中想必是有原因的,只是我目前还不得而知……”
    顿了顿,又道:“还有就是……风师弟,我后来在凌云窟中遇到了你爹的遗骸……巧的是,‘南麟剑首’断帅的尸骨也在附近,我便将他们二人一同安葬了。他们生前是齐名的高手,死后也能一起做个伴……”
    聂风一边听着一边手扶着额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抬起眼来,眼角通红,道:“是我不孝,这么多年也没亲自去一趟……谢谢霜师兄了……”
    秦霜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也是正巧碰到就做了。这没什么,你不要太难过。相信也是聂伯父在天有灵吧,我当时只把火麟剑带了出来,后来被抓,想必现在剑也被埋入剑冢了。所以风师弟,现在还有一件顶重要的事需要去做……”
    “我们要一起去凌云窟,取回你家传的雪饮刀。”
    作者有话要说:嘛,风师弟终于正脸了,还拥抱了下~
    另,有亲告诉我和谐章节挖空影响阅读,
    是我欠考虑,现重新整理出了完整版的75、77和86-89,
    需要的亲在相应章节下面再留个邮箱吧ORZ
    1、99(咩)
    在江城一闹,已经完全暴露了,聂风能一下子找过来,别的人也会随后就到。秦霜想了想,决定连夜就启程,再不耽搁。
    聂风点点头,说了声“我去准备”,嗖的一下就不见了人影。
    半个时辰后,他赶着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掀开帘子,只见里面有大量干粮,包括秦霜最喜欢吃的糕点,一叠三人的换洗衣服,一床被褥,几把普通的刀剑匕首。还有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靠在角落,打开一看,竟是一块一块的银元宝,足足有二百两的样子。
    “呃,风师弟啊……”
    聂风探头进来“嗯”了一声:“霜师兄怎么了?”
    秦霜激动地把他的手捧住了:“能跟你做朋友真好啊……”
    其实秦霜穿越过来一直也是很土豪的,特别是做了大师兄以后,名下还有找到聂风的十万两赏银。但那都只是大面额的银票,一般出门也不用他来付钱,现在逃了出来就完全身无长物了,与步惊云的加起来也不过三五两的零碎,所以说起来这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现银。
    聂风不好意思地笑笑:“趁着还被认作是堂主,就把银票都拿去换了。”
    这一夜先是他赶车,秦霜与步惊云都在车厢里休息。
    秦霜侧躺着,把那些银元宝都拿出来,一字排开,财迷似的,自己数得开心,就冲着步惊云笑。
    步惊云低头淡淡地扫了一眼,脸上是挺不屑的神情。一扯被褥把秦霜从头到脚裹了裹,一手揽在怀里:“睡觉。”
    晨曦微露,秦霜伸了个懒腰,扒到车窗边去瞅,抖耳朵正在外面自由自在地奔跑。
    这大爷脾气的白马对一切束缚的东西都表示不高兴,所以也就没让它去拉车。秦霜见它时而停下吃会草,然后悠悠然地追上,时而又超到车子前去撒丫子狂奔一阵再回来,总归没有离开的意思,也就放心了。
    天大亮的时候三人已经往西行了许多路程,远离了江城的位置,便开始商量接下来怎么走。目的地是乐山大佛,然而过去的路线却是五花八门。最可行的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往北绕行,路上多戈壁沙漠,人迹罕至,好处是被人发现和追踪的可能性会小得多,但坏处是环境恶劣,对自己行动也很不利。
    其二是一条弯弯绕绕去的路,途径城镇、森林、平原等,坏处是地形比较复杂,也容易遭到埋伏,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补给会很方便,就饮用水来说,一路上都是不同的河流,绝对充足。
    聂风蹙眉犹豫着,步惊云也一言不发地看过来,二人都把选择权给了秦霜。
    秦霜当机立断,选了第二条。
    还记得在电影里,步惊云下山后遇上雄霸就是在一座位于黄沙万里的古墓里,他将孔慈安葬在那里,而这时雄霸才现身,胸有成竹地说自己跟了他一路,此地气候干燥,御水为用的排云掌根本发挥不出来。也就是在那样的绝境中,步惊云不得已将自己受伤的左臂整条撕下,用狂涌的鲜血暂时将雄霸逼退,才逃出了生天。
    这样的事既已知道了,秦霜就会极力避免它真的发生。走第二条路别的不说,至少在危险出现的时刻,步惊云能有足够的水来施展他排云掌的功力,不至于被逼得断臂保命。
    商议定了以后,步惊云便接过了缰绳开始驾车,换聂风进车厢休息。
    聂风的脸被寒风吹得通红,不断地搓手呵气。秦霜忙招呼他钻到被窝里来,自己挨在他身边,给他靠着取暖。
    聂风说了声“谢谢”,长长的睫毛垂下,像是鸽子的羽翼。脸上又另外透出了一阵红润来。
    以前天下会时他就很喜欢与秦霜一起吃饭聊天,现在并肩坐着,一同啃着干粮,又像回到了少年时光。
    秦霜与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自己的近况,过了一会没听到声了,望过去,看到一张很宁静的睡颜。明明顶着疲惫的黑眼圈,却挂着孩子一样单纯的笑容。一时间心里暖暖的,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乌黑顺滑的长发。
    这一路上,都是风云二人互相换着赶车。就像是带着默契似的,彼此几乎不说话,却无声地把缰绳来回地传递,就是没打算交到秦霜的手里。
    秦霜:“……”
    不过想想,自己发烧了那么久,手脚都发软,真要去赶车,说不定能翻到沟里去,也就不提了。后勤就后勤吧,心想,能帮到队友就是好的,于是乖乖地呆在车厢里给他们暖被窝。
    这样也就多了许多与风云单独相处的时光。
    诚实地说,与聂风相处是很舒服的事,他温润柔和,不说话也会带着三分笑,教人如沐春风。
    但步惊云就有些危险了,一向是我行我素,不顾忌他人眼光的,若不是秦霜生怕聂风耳朵好听得见,连连摇头,说不定他会直接在车厢里弄出火来。只是拒绝了其一,却免不了其二,常常一不留神,就被他按住了后脑勺,缓慢但坚定地撬开了牙齿。
    那日傍晚睡了午觉起来,掀了车帘竟看到了一片雪景。山路覆雪,如同连璐;岩石结冰,仿佛玉璧。
    大雪还在洋洋洒洒地往下落,看过去远近高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秦霜伸出手接了几片,缩回车厢便凝成了晶莹的水珠,好奇舔了舔,冰凉凉的,这个地方空气清新,吃起来还有种甜丝丝的回味。便笑向步惊云道:“你也尝尝不?”
    刚想给他让出路,没想到下一刻就被深深地WEN住了,探进来,含住刚刚舔过雪水的舌(咩)尖舔(咩)舐吮(咩)吸。
    更没想到的是,这时车帘突然被掀开了。
    秦霜一惊,忙去推步惊云,没有推动。步惊云只是退出来,却是保持着将人压在车壁上呼吸交错的姿势,微微地偏过脸,瞥了那方向一眼。
    车帘又被迅速地放下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聂风的声音在外面道:“……前面有旗子,可能是这山里的唯一一家客栈了。下了雪夜里会很冷,要不要过去避一晚?”
    秦霜擦擦唇角,忙应声道:“嗯,去吃碗热汤面暖暖身子,你们也睡个好觉再走吧。”
    车速渐渐放缓,然后停下。探头出去看,果然是一家不大的住店,不过两层楼,灰土所砌的墙壁看起来十分陈旧,飘扬的旗子都残破不堪了。
    去扣了门,有人应答着开了,是一个中年妇女,黑黑瘦瘦的其貌不扬。热情地领着秦霜等人上楼,打开了一间房。
    坐了一会,便按吩咐端着几大碗面和几样小菜来了,一一摆在桌上,赔笑道:“小妇人手艺不好,客官们就将就着吃吧。”
    秦霜凑过去闻了闻:“好香!”道了声谢,便捧起了碗,作势要大吃一顿。
    看到那女人出去,又放下了,只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来。蹙着眉正要问二人,却见聂风将食指竖在唇前,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一边瞥了眼房门。步惊云则张开手掌,指了指自己的指甲。
    秦霜这才恍然大悟,没错,就是这个!一双有着修剪妥帖的长指甲的手,要怎么做面?一个山野小店的老板娘,又怎么会有这样一双手?一般人易容都把重点放在脸上,反而容易在身上其他部位露出破绽。
    聂风站起来到了窗边,轻轻一按,回头来摇了摇。
    被封死了。
    这是早有预谋的。唯有从房门才能出去。但房门外的人想必正严阵以待。
    所以最为安全的办法是将计就计,然后趁其不备。
    秦霜指了指那些面食,做了个“迷药”的唇形。顿了顿,又加上了一句“我确定”。一整桌的食物,谁都有可能吃到任何一样,包括自己,所以不会是让人肠穿肚烂的毒药。因为他还清楚地雄霸的那句话:“你纵然要死,也要死在我面前”。
    步惊云一点头,将一双筷子往地上一丢,三个人一起趴到了桌子上,又把几碟小菜扫到地上,发出了清脆的碎裂声。
    一时间没有什么动静。
    过了一会才听到门外一群人放松了窃窃私语,那女人的声音兴奋道:“成了!这回可是我首功!”另一个声音“哼”了声道:“我看未必,不是说了么?抓到秦霜,杀掉风云的人才领最大的那份银子。”第三个声音不耐烦道:“都吵吵什么!事还没成都窝里反了?一会帮主来了,自是由他定夺。”
    秦霜听着心里一惊,这么说雄霸已在附近了?不由得忧心如焚,快走!
    正想着,门吱呀一下被推开,许多脚步声冲了进来。
    这时步惊云猛地抬头一拍桌子,几大碗汤面齐齐飞起,全扣在为首几个人脸上,烫得他们哇哇乱叫。
    紧接着聂风脚一踹,整张桌子都飞了出去,把那扇房门都破开了一个大洞,带着那三人撞断了栏杆,落在一楼大堂摔成了好几瓣。
    来人猝不及防便被打了个七零八落,一时间痛叫声吵嚷声响成一片。
    秦霜三人本也无心恋战,就趁着这时候一气冲出了客栈。
    幸而马车没被破坏,还停在客栈外的窝棚下。抖耳朵听到动静当先而来,马鬃在风中张扬,十分帅气。
    步惊云本想带秦霜一起骑上去,谁知手一捞却扑了个空。
    聂风速度比他快得多,已拉着秦霜瞬移到了马车上,让秦霜进了车厢,自己一抖缰绳,马车便急速奔了出去。
    步惊云“啧”了声,揽住马脖子,也飞快地追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江城是武汉的古称,在湖北,乐山在四川,天下会所在的天山应该是新疆的那座
    现在步惊云从新疆到了湖北拿冰魄只用了十天不到,
    但他们从湖北到乐山还走得遥遥无期……
    鉴于《风云》的漫画和电影里的天山是迷一样的存在(绿荫葱茏,漫画里人物还穿短袖)
    所以这文的地理就不要深究了吧ORZ
    今天很高兴,时隔多日,竟然一下子收到了两个霸王票,
    谢谢禾韵亲的手榴弹和离落竹亲的地雷~~
    还有卡文的时候调出买文的记录来看了下,又意外地看到了两个老读者!!!
    一直觉得这文大修了很对不起你们,能看到你们回来真好。
    就算只是潜水,也给了作者力量!!!鞠躬
    1、100(咩)
    一路生死时速。
    山路异常颠簸,秦霜抓着车窗坐在被褥上,看着半暗的光线里树木、山石急速地倒退。
    突然间脚下剧烈地震了一下,人竟然整个向后倒了过去,重重地撞到了车壁上。好一阵摇晃旋转才终于停下了。
    “霜师兄还好吧?”聂风立即钻了进来,“一匹马踩中捕兽夹了。”
    秦霜揉揉脑袋:“没事,那现在呢?”
    聂风道:“割了它的绳索,放它跑了。”
    “甩掉人了么?”秦霜看看他的手,手掌上一道被缰绳勒出的血痕,“要不要休息一下?”
    聂风摇头:“不,还不够远。”突然脸色一变,叫了声“糟糕”。
    这时车帘突然向内凸了起来,一个圆圆的东西被人丢了进来,正滚在秦霜的怀里。
    弯弯的眉毛,尖尖的下巴,原本涂得白白的脸只剩下一片青灰颜色,双眼半睁着,光芒黯淡,不曾瞑目。
    哪怕脖颈上的断口已经干枯。
    那是……文丑丑的人头。
    秦霜只觉得一口气顿时喘不上来。他知道,文丑丑一定会死,然而亲眼见到,全不是一回事。心脏被狠狠地捏成一团,疼得他双眼模糊。
    攥住车帘猛地掀开,就看到了远处雪地上那个负手而立的高大男人,暗紫长袍,银龙绣线。
    与秦霜视线一对,目光仿佛一下子直刺过来,冷笑道:“为师的这份见面礼,霜儿可喜欢?”
    “雄霸,我们师徒的缘分早就尽了,如今你我之间……唯有不共戴天!”秦霜擦干眼泪,从齿缝间挤出这句话来。
    雄霸一挑眉,笑道:“可惜,你能不能恨还是得看本座。失忆的药既然无效,这一次便吃假死的药吧。做了活死人,想来霜儿便听话了。”
    话音刚落,人影一闪,倏然近了一半。
    秦霜抽出剑来想要迎上去,但晚了一步,聂风在车上一拍,已借了力窜了出去,以一式“神风怒嚎”迅猛地向雄霸攻去。
    雄霸同样以风神腿的步法避过,足下一点,稳稳地落在了一根纤细的树枝上:“聂风,你终于也叛了……”
    聂风昂首,正色道:“当年我入天下会是情非

Tags: 办公室偷情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241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