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你们一个一个上好痛_太大了会坏掉的好撑

2021-10-21 05:52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对主动提起此事的嫂子也很感激,原本他还想着自己替云蔻赎身的。 这天,来杜明杰的新家道喜并送上贺礼的人并不如预想的那么少,大多都是‘锦绣缘’的客人们,来的自然不是那些...

    对主动提起此事的嫂子也很感激,原本他还想着自己替云蔻赎身的。
    这天,来杜明杰的新家道喜并送上贺礼的人并不如预想的那么少,大多都是‘锦绣缘’的客人们,来的自然不是那些个官家的夫人小姐本人,而是派来的身边的丫鬟或是小厮,看的自然也是她,或者国公府的面子。
    也有的则是云蔻最近在铺子里露脸结实的人脉,或许身份不算高,但这些人脉关系也能有助于云蔻更快地融入到京城的环境当中。
    最让人,尤其那些本就不是冲着新人来的客人们震惊的是,居然连太子殿下都差人送了份礼过来,礼物或许不算多厚重,但也足够让人惊掉下巴。
    有人暗地里说太子如此举动会不会有点自降身价的意味,可是转念一想云蔻的主子身份,很快又释然了,只是仍然少不得在喝喜酒时议论许久。
    等到了闹洞房的时候,主力便是前段时间从芙蓉县赶过来这边的安保堂分铺帮忙的云景灏那些兄弟,都是大老爷们,大大咧咧的,很是闹腾了一阵,拉着杜明杰在院子里比划身手。
    其他客人们不方便跟着凑热闹,但也不妨碍他们在旁边看着起哄,时不时叫两声好后者鼓鼓掌。
    这些壮汉们都是在战场上实打实拼杀练就出来的身手,即便是自家兄弟随意比划没有太认真,有眼力的人仍然能看出厉害来,好几个人察觉出这些人身上偶尔泄露出来的凶悍气息都不免咋舌,早就听说了国公府外孙开了一个类似镖局的铺子的人都明白过来,如果这家铺子里的‘活计’就是这些身手不凡的汉子,所谓的‘安保堂’怕是没有他们想得那么简单。
    后来同样过来喝喜酒的闫景弘,还有闫景承,闫景裕都技痒地一个个上去和那几个兵油子比划了两下。
    闫家这三个小辈,除了闫景裕,景弘景承两兄弟没上过真正的战场,但也去军营中历练过一段时间,自觉和那些只在朝中挂职吃空饷不干正事的纨绔子弟完全不同,可直到和这几个人都打过一场,才更深刻地明白,有些东西,没真正去浴血过的人是无法拥有的。
    之前他们和杜明杰赵武打过,当时只觉得这两个人是云景灏很看重的部下,当初卸甲归田之前也混了个吊尾巴的小头领职位,他们好歹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出身,总不至于不如他们这样的野路子吧?
    这话并没有任何瞧不起或看低的意思,就是单纯地客观陈述。
    结果……自然是相当打脸的。
    好在他们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震惊,不甘都是有的,却不会记恨对方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脸面,其余人如何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也不放在心上。
    他们打不过这些曾经的战士,或者说现在至今仍然是战士的人,换了京城其他的世家子弟,更完蛋,可能坚持不了两招就要被人摁在地上揍。
    这么一想,身手最差,也是最先败下阵来的闫景裕忽然觉得心里平衡了不少。
    办完了杜明杰云蔻的亲事,云景灏和洛锦绣又各自继续去自己的铺子忙活,将一些需要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他们便可以考虑准备回家的事情了。
    但没等他们忙上两天,有一次给老国公治疗过正准备离开时,老国公却提醒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先别出门了。”
    “嗯?”夫妻俩疑惑回头。
    老国公却没有说得太具体,只道:“最近京中怕是要出乱子,你们那些安排,包括准备离京的事情,都先放一放,等风头过了再说。”否则这种节骨眼上乱动,很容易被牵连进去。
    出乱子?好好的出什么乱子?蛮夷又要犯边?还是哪里又闹什么灾?但也不至于连京城都乱起来吧。
    洛锦绣想了一会儿,忽然心中一动,难道是……
    “我知道了,铺子那边我们会让底下的人照看着点。”云景灏也和她想到了一块儿去,马上回道。
    洛锦绣却补充一句,“明天要去帮张老夫人进行最后一次治疗,之后我们便不出门了。”
    老国公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洛锦绣出门时,和前几回不一样,云景灏再次陪着她同去,结果回程中,又碰见了太子派人过来,提醒他们最近就待在国公府里,越发让夫妻俩确定,老国公提醒的事一定和宫里有关。
    果然,不出两日,京城就变天了。
    先是皇上在朝堂上发落了几个官员,不是抄家灭族也是流放边疆,罪名相当重,盖因太子拿出了许多罪证,证明这些人这些年来贪墨了许多赈灾银,还有陷害同僚,买官卖官,将手伸进科举考试里,等等,总之都是重罪,家里的族人们仗着上头有高官做后盾,干抢占人土地,强抢民女,逼死良民的事那都不算事儿了。
    不了解情况的寻常百姓可能只看着告示上写的那些,会觉得义愤填膺,说上几句‘抄得好’‘贪官就该收拾’,却不知道,这还仅仅只是个开端,真正要落马的人,可不止这几个三四品的官员。
    而是这些人所代表的势力集团丽妃,大皇子一脉!
    前段时间太子和大皇子的争斗就不少,这些官员被发落正是太子真正要治大皇子的讯号。
    之前太子被人算计,误把毒药当补药吃,是丽妃的主意,还是大皇子,左右是母子俩,本就无关紧要,但他们想置太子于死地,而后取而代之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
    即便太子无意为难众多兄弟,但大皇子这样的举动,明显触及到了他和皇后的底线,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也必须有所行动。
    而大皇子同样不会坐以待毙,就在那几个官员被抄家,关入天牢的第三天,最新的消息传入了国公府。
    大皇子居然逼、宫、了!
    洛锦绣一脸懵地看着同样傻眼的国公府其他人,“是我听错了,还是大皇子疯了?”
    这时候可没有人会提醒她要注意言辞,因为他们也觉得,大皇子多半是疯了。
    皇上正值壮年,身体也一直好得很,帝位稳固,国内也没出现什么大乱子,民间对现在的皇帝有什么怨言,云水国称得上是属于国泰民安的情况,逼宫?
    大皇子莫不是脑子有猫病吧?要不然就是脑袋不小心被门给挤了,否则怎么会走这种下策中的下策的路子?
    丽妃也不劝着点?
    哦,不对,洛锦绣表情一木,嘴角微微一抽,她忘了大皇子这个母妃也不是个长脑子的聪明人。
    “连逼宫的手段都用出来,大皇子这是在……”找死吧?
    绕是性格想来很直白的闫景淑都默默把最后几个字吞了回去,但其他人都听懂了她的意思,默默点头表示认同。
    的确,如果大皇子迂回一点,事后操作的好,皇上看在他是自己儿子的份上,只要太子不赶尽杀绝,

Tags: 好看的表情  韩国门把手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241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