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我在开封府坐牢)脱衣裳

2021-10-21 05:47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他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三人都停了下来。 “静景,你是要和他们一起出去还是继续留在神医谷?”雨轩喝了口茶後抬眼看着静景道,他知道静景的决策对於其他两人有着至...

    他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三人都停了下来。
    “静景,你是要和他们一起出去还是继续留在神医谷?”雨轩喝了口茶後抬眼看着静景道,他知道静景的决策对於其他两人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些日子以来多谢师父你的关照!”萧静景放下碗筷,温和有礼的对着雨轩道谢,“虽说我现在还不够强大,不过在下还是想和唐安在一起。至於!辘族…”
    提到!辘族,萧静景还是顾虑的看了看萧策,再看到对方内疚的视时,他安抚的冲着萧策笑了笑,“我想再去一次!辘族,有些事情我要亲自跟父亲说清楚。”
    以萧昊的个性,他要是不说清楚,萧昊一定会一直活在内疚之中。
    “师父,您要一起去吗?”
    萧静景这突然而来的提议让雨轩脸上露出的惊讶的表情,随即又被一抹忧伤取代,“静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的问题可不是那麽轻易就能解决。”
    就像是惩罚自己一样,雨轩一直呆在这雨轩小居,他一直在等着,等着某一天那人突然告诉他他原谅了他。
    “师父,你已经等待了这麽多年,就算是有错这麽多年也够赎罪了!”萧静景不给雨轩任何逃避的机会,“更何况,原地的等待根本什麽都没有办法解决。那个人或许也一直在等着你去找他也说不定。”
    说到这,萧静景又换上了温柔的微笑,“任何的事情只有试过才会知道结果不是吗?”
    “静景,我是拿你没辙!”雨轩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一下筋骨了。”
    有玉儿和静景这样两个温柔的徒弟,雨轩觉得自己此生也无憾。
    “静景,我陪你一起去!”唐安道。掌门那边暂时没什麽危险,软玉也会见机行事,他和静景才刚刚重逢他不要这麽快就和静景分开。更何况,!辘族那麽危险的地方,他又怎麽放心让静景一个人独闯。
    萧策自然也会跟着一起去,他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一旦父亲和少爷再度对立,他就算拼死也会保护少爷。
    全部人都没有异议之後,一行人决定明日一早就动身前往!辘族。
    (10鲜币)毒医126
    有雨轩和萧策带路,唐安他们这一路上非常的顺利。!辘族的族人对雨轩非常的敬畏,只要雨轩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都会低下头,恭恭敬敬的给雨轩行礼。就算雨轩这样大摇大摆的破坏!辘族的族规将外人带进来也没人敢有异意。
    !辘族的族人都知道,这个将近二十年未踏出过神医谷的神医谷长老是族长最敬重的大师兄。更何况,除了雨轩外,就连他们的少主也跟这两个人一起,他们就算真的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一下子就将族长最重要的两个人全部得罪。
    四人很快就来到了楚非的住所。楚非正在书房看书,在见到原本应该死了的萧静景时,楚非脸上并没有路出惊讶的表情,就好像他早就预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比起萧静景的死而复生,雨轩竟然会离开神医谷这件事情更让楚非意外。他和雨轩简单的打过招呼後,就吩咐一旁的丫鬟去把萧昊请过来。
    “他要是不肯过来,你就告诉他,就说我师兄和他的儿子一块来看他了。”楚非对着丫鬟又叮嘱了句。
    那丫鬟应了声之後就退了出去,这个房间的气氛可不是她一个小小的丫鬟能承受得住的。
    “师兄,你可真是稀客啊。”见到许久未见的师兄,楚非的心情其实很好。当初那件事情让师兄痛苦那麽久他其实一直心存内疚。现在师兄竟然主动走出神医谷,这是不是表示师兄打算重新追求自己的幸福。
    雨轩走到旁边椅子上坐下,抬眼看着楚非,淡笑道,“是啊,我们俩也差不多快二十年没见了吧?”
    “是师兄不愿见我。”楚非带些委屈的开口。
    雨轩笑了笑,有些无奈道,“师弟,我虽不出谷,可也没见你去看过我啊!”
    “师兄,事以至此,我又有何面目去见你呢?”
    “哎!”雨轩叹了口气,他起身走到楚非面前,如同小时候一般轻拍了拍楚非的背,笑道,“那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又何苦自责?”
    两人间那种安谧的气氛让在场其他三个後辈目瞪口呆,尤其是唐安和萧策,他们可从未见过那个不可一世的楚非向谁服软过。可在雨轩面前的楚非,却显得异常的乖巧。
    唐安看了看楚非师兄弟,又将视线转向萧策和萧静景,他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相处模式还真的非常相似。
    “怎麽了吗?”见唐安看向自己,萧静景抬手挽住唐安的腰,柔声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唐安摇了摇头,“我没事。”
    萧策眼神复杂的看着两人,面无表情的脸上让人猜不透他真正的情绪。
    “楚非,你那话是什麽意思…”门外传来一阵急躁的脚步声,紧接着是萧昊困惑的声音,“你又打算耍什麽诡计。”
    房间门被推开,萧昊愤怒的从门外走进。
    当他看到房间内微笑的看着他的静景时,萧昊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可置信的用手揉着眼睛,声音甚至有些胆怯,“静景?”
    萧静景微笑的走向萧昊,主动抱住还处於震惊中的父亲,嘶哑的开口,“父亲,让你担心了。”
    “静景?!”萧昊总算有了真实感,他反抱住自己的儿子,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差点就哭了出来,“真的是你?你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这些日子他一直生活在内疚和痛苦之中,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要不是楚非以梨儿他们的性命相要挟,他早就一死了之。
    “我想他们应该需要一点时间单独相处。”看着重逢的父子俩,雨轩开口道。
    楚非虽不乐意,但师兄都已经开口他也不好拒绝。更何况,楚非抬起一双冷眸看着萧昊,这个时候他也不愿真的扫他兴。
    “也罢。”楚非甩了甩袖,站起身往外走,“我与师兄也许久未见,刚好也想和师兄叙叙旧。”
    楚非离开後,雨轩等人也都陆续离开。
    房间内,就只剩下萧静景父子。
    “父亲,您先坐下。”萧静景扶着萧昊坐下後,才细细打量着父亲,父亲看起来消瘦了许多,神态也异常疲惫,这些时日子看来过得并不太好。见父亲如此,萧静景不禁心升内疚,都怪他不孝父亲才会如此。
    “父亲,抱歉,这些日子让您受委屈了。”萧静景低垂着头,声音哽咽的对着萧昊道。
    “说什麽傻话!”萧昊重重拍了两下萧静景的肩,像是给对方打气一样的开口,“要说抱歉应该是我这个父亲,要不是我当年惹下的债,你也不会遭遇这些。

Tags: 花液捣成泡沫  在厨房直接吹  菊眼乖乖撅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啊不要啊好痛)花液粗黑白浊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241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