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相爱十年激情戏

2021-09-22 04:58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极品享受(h)-分卷阅读426 ,||ru||fang,一边舔着妈妈的,||ru||tou一边说道。 「哦,青山,十三年了,我们相爱已经十三年了」妈妈动情地挺着白腻腻的胸脯,将她胸前的红丸直往龙青山口里...

极品享受(h)-分卷阅读426
,||ru||fang,一边舔着妈妈的,||ru||tou一边说道。
「哦,青山,十三年了,我们相爱已经十三年了……」妈妈动情地挺着白腻腻的胸脯,将她胸前的红丸直往龙青山口里送。
妈妈轻声的话语对我却像是五雷轰顶,「相爱」?妈妈不是被逼的?她和龙青山是相爱的?而且已经十三年了?十三年前,我还没有出生啊!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上妈妈将龙青山的头按在胸前,硕大的,||ru||tou在龙青山口中进进出出,沾了许多唾液。龙青山很有技巧地用雪白的牙齿轻噬着妈妈的,||ru||tou,用唇抿住往外拉,妈妈的,||ru||tou很快立了起来。
龙青山用熟练的嘴法恣意玩弄着妈妈的两只,||ru||fang,吮咂舔吸吞吐,妈妈被弄得娇吟不止,一个劲地向上挺着胸部。这娇吟声几天前还是我绝妙的,||xing||fen||ji,可是现在我却无心欣赏,视线被泪水模糊了。
噢,妈妈,妈妈,你怎能这样背叛爸爸,背叛我,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相爱?
将自己神圣的肉体完全奉献给这个男人?
我用手背抹去了眼泪,咬着牙,我要报复,报复不贞的妈妈。
但是看着屏幕上妈妈微笑着向龙青山张开双臂,我只想哭,噢,妈妈,此刻我多想投入到您的怀中啊。
扑入妈妈怀中的却是赤条条的龙青山。
妈妈「嗯」了一声,用宽广的胸怀承受了龙青山的重量,白皙的手指轻抚着龙青山的脊背,龙青山安静地趴在妈妈身上,享受着妈妈的温柔。
妈妈好像很享受这种和情人的温存,但龙青山却迫不及待了,他的手开始钻入妈妈的裙下。
妈妈的关键部位被侵犯,她微微蹙了蹙眉头,轻轻地扭着下身,由温馨到淫欲之间的突然转变让她有些无奈。
相比于,||xing||ai,女人似乎更需要感情上的慰藉,但交合对男人无疑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满足情人的需要,妈妈任由龙青山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裙子被脱掉了。
白生生丰腴的妈妈就这样袒露在龙青山面前,身上只剩下一条,||nei||ku。可恶的龙青山并不急于脱下妈妈的三角裤,他将手伸入妈妈,||nei||ku里面,也不知道他的手在下面做什么恶,只见妈妈微闭眼,时不时,||shen||yin着轻颤着娇躯。
我瞪着血红的眼脱下自己的裤子,,||yang||ju纹丝不动,直挺挺地硬着。
终于,龙青山很有成就感地扯下了妈妈的,||nei||ku,妈妈乌黑的,||yin||mao闯入我的眼帘,我条件反射地左手抓住小鸡鸡,右手将焦距调到了最大。
妈妈的,||yin||mao区已经被龙青山弄得跟鸡窝似的一团糟,晶莹的,||ai||ye沾在,||yin||mao上面,使得,||yin||mao一揪揪地粘在一起,显得分外地,||yin||mi。
龙青山很欣赏他的「战果」,用手指轻轻地去绕那些,||yin||mao。
妈妈脸红通通的,撑起身拨开龙青山的手,嗔到:「都被你弄成这样了,还没摸够啊。」
「没够,怎么会够呢?一想到平常高贵如圣母的真真,神秘的,||yin||hu能让我尽情地亵玩,我就很兴奋。」龙青山道。
「你变态!」妈妈笑得花枝乱颤,胸前一对肉球上下抖动着。
龙青山看得眼都直了,他扑到妈妈身上对着妈妈的,||ru||fang又是一阵乱摸乱亲。
妈妈的,||nai||zi被抓摸,非但没有闪躲,反而笑吟吟地看着怀里的龙青山,情人对她,||ru||fang的痴迷让她很满足。
龙青山突然站起身来道:「我是变态,我的小弟弟更变态!」他恬不知耻地将他的阳物挺到妈妈眼前,那物马眼暴睁,,||gui||tou色若紫肝,比我的小鸡鸡凶恶多了。
妈妈轻啐了一口,将头扭过一边,脸红通通的。
「真真,来嘛,小弟弟想你想了一周了,你就安慰安慰它,啊?」龙青山得寸进尺,将下身往前送着。
妈妈慢吞吞地调整成跪姿,好像不太情愿的样子。
龙青山揽着妈妈的头,将他的,||yin||jing整根贴在妈妈的脸颊上。
「嗯,好烫……」妈妈并没有抗拒,而是将身子顺从地前倾,脸挨了上去。
看来妈妈还是喜欢这根大东西啊,我痛苦地看着妈妈艳如桃花的脸庞衬托着龙青山丑恶的,||yang||ju,强烈的视觉反差,||ci||ji得我连打了几个哆嗦。
龙青山静默下来,坚定地挺着他雄伟昂藏的,||yang||ju。妈妈震撼于男性生殖器沉穆阳刚的美了,她仔细地拨开龙青山的,||yin||mao,将,||yang||ju轻柔地握在她的纤手之中。
当妈妈低下头含入龙青山的,||yin||jing时,我简直不敢相信,平时高贵端庄的妈妈竟然会含入如此丑恶的,||yang||ju!
妈妈丝毫不知道她的丑态正被亲生儿子一览无遗,她很仔细地用舌头从下到上舔着龙青山的,||yang||ju,很像她平常吃冰棍时的神态。
龙青山闭着眼,喉咙里发出「呃、呃……」的声音,看到他这么享受的样子我恨恨地将镜头调开,对准了妈妈。
妈妈好像非常疼爱嘴里的,||rou||bang,她像女神一样的温柔,不时轻轻地用手抚摸着,||yin||jing,还像吃荔枝似的用嘴裹住龙青山的大,||gui||tou吮咂着。
真搞不懂得妈妈为什么那样认真!我苦闷地抓住自己的鸡鸡,多想替代那个龙青山将小鸡鸡塞入妈妈嘴里啊。
龙青山好像说了什么话,妈妈不舍地吐出那玩意,嘟着红唇亲了亲那马眼,脸红红的不胜娇喜,道:「青山,它也和我亲嘴了,是么?」
龙青山,||yin||jing颤抖了两下,他抱住妈妈道:「上来跟我亲嘴,不许跟它亲。」
「讨厌哪,才不要,它比你乖……」妈妈吃吃地笑着,伸出丁香妙舌又舔去马眼上的一颗小露珠。
没想到床上的妈妈会变得这么骚!龙青山受不了妈妈的挑逗,将妈妈扑倒在床上。
懒得看他们亲嘴的丑态,我将镜头对准了他们下身。
妈妈将双腿抬起撑开,呈「M」形状,这样她的,||yin||hu就可以完全敞露开来。
可惜屏幕上妈妈肥美鲜嫩的,户只闪了一下,就被龙青山的,||pi||gu给挡住了。
「青山,等等,你还没戴套子哪。」妈妈道。
「嘿嘿,我算过了,今天是你的安全期,小弟弟可以尽情享受一下了。」龙青山淫笑着。
「可是……还是怕万一啊。」妈妈似乎还有点犹豫。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你不想让我岩浆般的,||jing||ye烫烫你的,||zi||gong?采阳补阴啊,今天看了一篇文章还说,||jing||ye可以帮女性防癌。」龙青山劝说着。
「讨厌哪,人家还没允许,怎么就溜进来了呀……」妈妈吃吃笑着。
我恨得直咬牙,急忙调整着镜头角度,却怎么也看不到妈妈的,||yin||hu实景。
床上的两人调整着下身的姿势,突然静止了一两秒钟,我甚至可以听到妈妈「哦」的一声,||shen||yin,我的心也「咯登」一下,知道龙青山已经入港了。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妈妈已不再贞节,我亲眼看到她圣洁的,||yin||hu被爸爸之外的一个男人给侵入了。
我茫然地将镜头拉远,看着妈妈像一只青蛙似的抬着白生生的双腿,龙青山丑陋的躯体在她身上激烈地上下起伏着。
「别干了,求求你们别干了!!!」我抓狂地嘶喊着,撕扯着自己的头发,,||chi||luo裸的性慾无法麻痹已经坍塌的信念,我终于崩溃了。
我的泪水不停地涌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胸口被一块巨石堵住了,想哭却哭不出声。
泪眼朦胧中看着床上两条肉虫在翻滚着,我终于抽抽噎噎地哭了出来,我用被子蒙住了头,在黑暗的被窝里独自饮泣。
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哭得筋疲力尽,残留的一丝神志提醒我掀开了被

Tags: 家有7公主  顾漫论坛  黄色片一级的  高中校花  红楼之贾琏  光屁股女  孤独表情包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1895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