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快穿h肉文

2021-09-22 04:57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猎户的辣妻-分卷阅读266 莹冉莹这才放松的缓了脸色,一脸疲惫捶了捶自个儿的肩。 浅浅不好意思的说:二嫂,为了朵朵的满月宴辛苦你了,厨房里还热了饭菜,你们去洗下手脸,我去...

猎户的辣妻-分卷阅读266
  莹冉莹这才放松的缓了脸色,一脸疲惫捶了捶自个儿的肩。
  浅浅不好意思的说:二嫂,为了朵朵的满月宴辛苦你了,厨房里还热了饭菜,你们去洗下手脸,我去端过来。
  蓝冉莹笑嗔一眼,说什么话呢!朵朵也叫我一声二婶。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日子,被小姑破坏了。
  浅浅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心里却是恨不得甩甩狠希颖两个耳光才好,毕竟是朵朵的满月宴,她心里若是没有一点不舒服,这才奇怪。
  当晚,真真一个人跑了回来,言永福和姜氏都留在西顺村照顾邓氏她们母女。得了这么一个消息,等了一天的众人脸色都有点不好看。
  她们到底怎么回事?出嫁了都还让人不安心,还能不能让我们好好过日子了。浅浅不悦的低斥一句。
  真真凑上来,捂着嘴窃笑道:你想不想知道发生什么事?说出来真是笑死你,太大快人心了。
  浅浅扬眉,看真真这样子,就知道邓氏和希颖走到这一步,中间肯定吃了许多苦,不然真真哪能笑得这么开心,毕竟不介意她们再回来搞破坏的事情。
  说呗!浅浅敛了怒容,好整以暇的看着真真。
  真真又是一笑,乐呵的说:你之前不是告诉我,说小姑嫁了一个青年才俊吗?还长得一表人才?
  对啊!浅浅点点首,这事是她和穆清、言永福一起看到的。
  就是成亲当天,男子坐在俊马上,一身喜服,一脸喜庆的迎走了花轿。
  真真呸了一声说:什么一表人才,什么青年才俊,那是青年他爹,小姑是去做人家后母的!
  浅浅诧异的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说:不至于吧?
  邓氏虽然是一个浑人,但却是真的维护希颖,不可能为了银子把希颖卖了,而且就算她真的惦记这样一个亲家,会被卖的人肯定也是如玉啊!
  真真窃笑说:还不止这些,这样大摇大摆的迎回去,可别当是什么正经的娘子,不过是一个小妾而已,真是笑死人了。
  浅浅杏眼微睁,不敢置信的说:这还真是峰回路转,竟然嫁了这样一个人,奶和小姑是怎么想的?吃多了屎吗?
  真真又摇首笑说:不不不,这事也不赖她们!在婚前她们也以为嫁的是那个青年,还是小姑嫁过去后,才知道这件事情!当时人已经嫁过去了,再怎么闹,也没有用,更何况当时送嫁队伍中就二叔父子。
  浅浅诧异的侧目,大胆猜测说:这意思难道是说叔早就清楚这事,故意坑了小姑吗?
  真真耸耸肩说:可不是么!叔可真不是一个东西,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就这样出卖他妹妹!这可不是小事啊!害了小姑这一辈子。
  浅浅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有这样的兄长,上辈子要做了多少坏事,这辈子才能遇上啊!
  奶的事情又是怎么样?浅浅沉默了一下,才又问道。
  真真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奶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被气得吗?毕竟她最疼的女儿,被她最疼的儿子卖了啊!
  浅浅扯了扯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真真喝了杯茶,润了润喉说:这不是重点,重点还在最后面!
  姜一凡像听故事一样,一边嗑瓜子一边听着,听到这里了,兴奋的说:这里还不是重点吗?那重点哪里?快说快说!
  浅浅白了眼姜一凡,轻斥说:二表哥,你也收敛一点,别像一个女人一样这么八卦。
  姜一凡回了一个大笑脸,理直气壮的说:别说你不好奇!
  浅浅又是一个白眼递了过来,直接对真真说: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真真咂吧嘴说道:可不是么!这对母女可真是奇葩,虽然说她们被人坑了,但是闹也闹过了,生米也煮成熟饭了,也没有用了!便想着打家产的主意,本来之前也是好好的,小姑想怀了孩子就弄死那个所谓的青年才俊,因为男方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可是啊!她们错估了叔他们的野心,小姑怀了孩子,准备弄死那人时,却是被如玉揭穿出来了,原来如玉和那人早就心投意合了,因为这事,那人对如玉更加重视,已经到了非娶不可的地步了。
  浅浅瞠目结舌的听完了,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说道:这可比酒楼里说书说的故事还精彩啊!
  可不是行!真真瘪瘪嘴,一脸嫌弃的样子。
  姜一凡张着嘴,一张古怪的说:表妹,你们家这些亲戚也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浅浅轻鄙的说:二表哥,你忘了你也是我们家的亲戚吗?
  姜一凡脸色一变,一脸吃屎的样子说道:你可别把我和她们相提并论,太高看我了!这样的手段,这样的心胸,我可玩不来!
  浅浅皱了皱眉,继续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真真耸耸肩说:能怎么样?人家是府里嫡出的大少爷,家里的铺子、田地一直是他在打理。小姑要杀他,自然只能落得被人赶出来的下场啊!听小姑说,没被送官府也是如玉求的情,不过又因这一举动,那人觉得如玉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所以小姑说如玉是惺惺作态,没少骂如玉没良心。这一次,我倒是觉得小姑总算有脑了,以前她就没少被如玉当枪使。
  浅浅深深叹息了一句,我也真是服了她们!一家人窝里斗。
  真真鄙夷的说:如玉不要脸,||wu||chi呗!当初还想抢姐夫,我看着她那嘴脸就觉得恶心,你看着吧!如玉肯定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浅浅十分赞同这个观点。
  男方家里存在骗亲的嫌疑,这个男人若是一个心思正的,根本就不会害得希颖落到这个田地。
  这样心术的一个男子,以后又会对如玉多好,真是乡里走出来的姑娘,从来没有见识过繁华,被花迷了眼,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了。
  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就努力自荐,连希颖也一并出卖了。
  噢!对了,小姑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她这次出来是找爹的,让爹帮着想办法弄死那个男的,小姑说她一定要拿到那份家产!
  真真说完,便摆摆手说:好了,我听到的都告诉你们了,累死我了,我要回屋里休息了!
  浅浅一下拉住真真,问道:你还没说奶的情况。
  真真皱眉说:爹把闵大夫请了过去,奶是中风了,没得治了!就是这样了,以后衣食不能自理,你知道爹娘的啦,不用想了,奶以后就是他们照顾了。
  浅浅翻了翻白眼,低声骂了一句。
  你别告诉我,爹答应了小姑的要求?
  真真反驳说:这怎么可能,爹娘本来就是一个老实人,要他们做杀人的勾当,他们怎么会同意,不过说了会和叔去说说这事,把事情解决。
  有用?浅浅挑挑眉。
  若是有用的话,言楚书就不会坑了希颖,摆明了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说得再多也没有用的。
  而且就像希颖所想一样,言永福去说这事,言楚书肯定还要倒打一耙,怪言永福当初不肯给银子,若不是为了仕途,走投无路了,他不会选择这一步。
  反正言家其他人总是这样,错总是在其他人的身上,从来不会在自身找原因,自私自利到可怕的地步,这也是浅浅讨厌他们的理由之一。
  真真失笑的说:怎么可能啊!就连小姑都清楚,还把爹大骂了一顿,不过爹还是没松口去帮忙杀人,毕竟是杀人啊!爹怎么可能这么没脑子!
  这就好!浅浅松了口气,就怕言永福一时脑热。
  真真苦着小脸说:姐,问够了吗?我真的好累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去吧去吧!浅浅低眉沉思。
  虽然她很想不管这事,但是明知言永福不会置之不理的情况下,浅浅还真做不到坐视不理。
  晚上她在房里和穆清商量说:明天一早,我们去西顺村看看,朵朵就让姚姨帮着带一天。
  穆清有些犹豫的说:可是朵朵她……
  

Tags: 鞭乳受罚打肿  和陌生人换妻  和快递员的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1908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