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母乳影音先锋

2021-09-22 04:56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随笔录[故事合集]-分卷阅读100 船上,小叶呢?更多的人呢?! 高弘身形顿了顿,改为抓了一条毛巾出来,简单擦拭自己的身体,才扔开蹲下身看着她, 你怎么了?又做梦了?小叶没来...

随笔录[故事合集]-分卷阅读100
船上,小叶呢?更多的人呢?!
高弘身形顿了顿,改为抓了一条毛巾出来,简单擦拭自己的身体,才扔开蹲下身看着她,
你怎么了?又做梦了?小叶没来,一直只有我。
覃瑾愕然,怎么会,不可能!
我刚刚见到她了,我醒过来叫你的名字,结果是她推开门进来的……
高弘皱眉,握住她的手,安抚着她的情绪,
好,我现在打电话,你别急……
覃瑾看着他转身走开,心里的恐慌却没有消散,她是不是错了,她有多久没看到过小叶、高弘和延清以外的人了?除了刚刚主动跑来的缦缦和三叔,她这段时间又见过谁?生活在人群中,管理着公司,可却隔绝着与众人见面……她,会不会被蒙蔽?她是一个有着实权的集团总裁,重要事务是要经过她的手决策,这也无法逃开一个会议讨论,毕竟她不是挂名的总裁,不是请职业经理人代为管理公司……可,她有多久没有参加会议?有多久没有和手下几位经理一起吃过饭?
屋外隐隐约约传来说话的声音,覃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别想太多,至少,现在是真实的,至少,只要有床上交缠的情节,就都是梦境……心里一跳,那刚刚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自己和高弘来了一次,高弘一直没有从自己身上起来,她想拍他结果落空就醒了过来……
高弘走进来,看着她神色不宁,眼神闪了闪,心里的担忧更加浓重,似乎在加重。覃瑾看到他进来,掩下所有的思绪,盯着他要答案。
我待会儿亲自去查一下,你先别乱想……
你的意思是小叶从没有过来吗?
高弘走近,蹲下高大的身子,眼神直视着她,
覃瑾,你太累了,给自己松一松……
我有点混乱,你能说一下昨晚发生的情况吗?
覃瑾放开了早上这个事,问起了另一个疑惑。
高弘眉头微皱,三言两语将昨晚发生的情况说了出来,按他的说法,当时她就昏睡了过去,连给她洗澡都没有醒过来,但也没有再沉浸入梦中,因她睡得很沉。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难道是梦叠梦,她一闭眼就睡了过去,然后又进入梦中,将两人发生的一切又都梦了一次?才会断得这么奇怪?可怎么身体也没被梦境影响了?
覃瑾抬手摸上男人的脸,温热的,摸得到,并不是虚假的,应该不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为了调试心理,她最近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心理书籍,也许真是自己想多了。但早上……
高弘?这周是小赵(原来的司机)值班啊,总裁你找他?
小赵已经被辞退了的,高弘上任成为专属司机,怎么还会有小赵?覃瑾盯着小赵,但她还是疑惑的模样,身上穿的也是睡衣,显然也是刚起来准备过来叫她起床的。这是还和她一起住的意思?
……
你先出去,我想静一静。
门关上,覃瑾抽出笔记本,看了上面的时间,再对手机上的日期,没有出错,她并没有混乱到不知今夕何夕。看了昨天的日记,确实是印象里的回忆,抬起笔,将早上发生的情况记下来。她现在只能这么做,给自己增添自信,但是,她该去拜访一下白夫人了,至少知道一些情况,另外,她不能再防着不见人……
……
你说什么?覃家?她是以什么身份来的?
晚辈,您看。佣人递上一份拜访贴,这是非常正式的来访形式。
哼,有魄力,直接打上门来!白夫人眼神狠厉,还有着浓重的怨恨,除了这个她已经没有什么活着的指望了。带她进来吧。
佣人出去后一直隐在暗处没有丝毫存在感的老妪才徐步出来,白夫人看着她,口中有着更深的怨恨,
我还是恨她!我要她下去陪我可怜的儿子,我儿子英年早逝,因她而亡,可她却隐瞒的深深的,当初儿子的祭礼上,她甚至只是作为同学的身份上了一炷香……我还是不甘心,看着她还能好好活着,能呼吸每一

Tags: 很纯很暧昧520  隔壁的女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1888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