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说说 >

嗯啊好紧夹死了好舒服

2021-09-03 13:48说说 人已围观

简介放下笔,想起家里的男人。 贺老师,食堂的饭菜可以打包吗? 贺老师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频频点头,可以呀,跟打饭阿姨说一下就行了。 午休时间,有些学生不回家,就在操场上...

放下笔,想起家里的男人。
  贺老师,食堂的饭菜可以打包吗?
  贺老师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频频点头,可以呀,跟打饭阿姨说一下就行了。
  ——
  午休时间,有些学生不回家,就在操场上踢足球,打篮球玩。没有老师管,他们就尽情地玩着。有的三五成群,在沿着跑道散步;有的生龙活虎地追着足球;还有的在观看比赛,不时发出嘹亮的呐喊声。
  有一位穿红衣服的男生在带球过人,神采飞扬,像一匹野马,肆意地向前奔跑,他像雏鹰展翅,一下子跑到禁区,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把球踢进了球,周围人呐喊尖叫起来。
  她已经经历了两次这个阶段,一点点的热情都消失殆尽了。
  心已老去,大概就是这样。
  禾苗拎着打包的盒饭从校门口走出来,她放进袋子里,骑着自行车去车站停乘车。
  回到家,她掏出钥匙,推开门。
  何歧明没离开,坐在床上。
  连日光都不好意思在他衣服上留下斑驳的树影。
  他的头发黑亮,衬托出他皮肤极白。
  我回来了。
  禾苗将袋子搁到桌子上,饭菜已经冷了,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何歧明转过头,瞥了眼从食堂带回来的菜,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话里没有那么刺,但是听着还是不太舒服,禾苗不理他,将袋子打开,分盘子一个个装好。
  你自己吃。
  他不动了。
  禾苗有些不耐烦起来,走了几步,想给自己倒杯水喝。
  何歧明低着头,俊美似神祗,再加上不经意间从眸子里流露出的寡淡和清冷,更令人惊艳。
  你之前说过,你会像以前一样对我好的。
  她心想,这两件事能并在一块说么。
  以前是以前,早就过去了。
  虽是这么想,禾苗嘴唇像哑了一样张了张,却依旧什么都没说。
  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脸上面无表情,说话极冷。
  但是她觉得他是在虚张声势。
  不知怎么,禾苗自从早上醒来跟他说过话后,脑子里就有一种念头,而且这个念头越来越清晰,那就是他现在正在深沉的海里起伏不定的飘着,海浪似乎是千百铁骑,向他猛烈地攻击着,而她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这次她真的拒绝了,这个人以后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不在了。
  她心里莫名的难受。
  还有些疼痛。
  禾苗掩饰自己的难受,她别过脸,说:
  你就暂时住这里吧。
  虽然小了点,但也不多你一个,凑合凑合吧。
  何歧明看着她,眸子极黑,里面有光,闪了闪,嘴唇扬起一个讥讽的弧度,你是在同情我吗?
  最后,我落了一个这样的下场?
  他不想要同情。
  这份情感就是个累赘。
  禾苗沉默一下,说出了真话:
  你这样,我也没什么好高兴的。
  何歧明将她这句话听在耳朵里,好像有点高兴,但实际又没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东西,脸上的表情显得复杂。
  最后,还是他败下阵来。
  我想吃炒蛋。
  他说。
第三十二章
  我想吃炒饭。
  他说。
  禾苗没好气地说,食堂没炒蛋,只有番茄炒鸡蛋。
  何岐明瞅她一眼,你吃过了?
  禾苗点点头,嗯,我吃完给你打包的。
  他心里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什么,轻轻嗯了一声,他拿起筷子,安静地低头吃饭。
  空气中都是那股子菜香味,两个人没有说话。
  因为屋子里就这么大的地方,禾苗就算不想在这待着,却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她只好有些别扭地坐在椅子上,头一次两个人心平气和地待在一块。
  禾苗百无聊赖,忍不住认真的观察起男人的长相。
  她从来都知道他生得好看,但并没有真的仔细去看过,也就只限于印

Tags: 白丝袜学生  adc影院adc  3751色院影  可疑的美容院2  黑米影院  查询我的快递  美影社区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2414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